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灵的窗口

说说你想说的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万欧元  

2011-03-09 22:23:52|  分类: 情感驿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洁净明亮的二居室。筠姨神情木然地坐在床沿,呆望着床头柜上的电话机,电话机旁放着一本精致的相簿。“我到哪里去筹一万欧元?一万欧元......”只见她嘴唇翕动喃喃自语。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夹杂着耀眼的冲天烟花,将她惊醒。除夕夜,万家灯火,张灯结彩,邻里的欢声笑语更映衬她的孤独。她隐隐地叹了口气,慢慢站起来,缓缓地走到客厅。

 

 

   客厅收拾得非常干净。铺着洁白桌布的餐桌上,整齐地摆着六菜一汤。六菜喻示六六大顺,加上一汤为七子团圆。桌上放了五双筷子,那是她的一家人:她,儿子,媳妇,孙子,孙女。其实,儿孙们都定居在法国十几年了,两个孙子都在法国出生,是地地道道的法国人,享受着法国的福利待遇。他们并没有回国探亲,吃团年饭,不能少了他们。她在等儿子的电话。一台老式29寸电视机里正在播放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。她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机,注意力还是在电话机那一边,精彩的节目没能提起她的精神。

   电话铃声响了。她小跑着拿起了电话。

   “二姐,我是五妹。你一个人在家,叫你到我这里来你不肯,还好吗?”

   “我很好。我要等师承的电话,他一个多月没有来电话了。”师承是她的儿子。筠姨最喜欢五妹,聊了几句后,紧锁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。

   放下电话,她缓步来到客厅。电视里正在播放《爱我你就抱抱我》,儿童们天真稚嫩的表演感染了她,脸上浮起了笑容。歌词里“亲亲我,拍拍我,夸夸我,抱抱我”勾起了对儿子童年的回忆,虽然辛苦,那时的她是多么的幸福啊。

   筠姨又来到卧室,拿起电话机旁的相簿,一页一页地翻阅,脸上变换着复杂的表情。师承是他们的独子,他们全身心地培养着他们的希望。她仿佛听到儿子“妈妈,妈妈”的叫声,面上的笑容好甜。

   电话铃声将她从回想中唤醒,她迅速抓起了电话。

   “二姐,我是老三。我想接你到我这里来,你弟妹和你的侄儿都蛮想你。”

   “谢谢。我会去看你们的。我在等师承的电话,他一个多月没有打电话回来了。”电话是三弟打来的,他们姊妹伙的关系都很亲密。

   聊了几句,放下电话她继续翻阅相簿。里面有师承从出生到出国留学不同时期的照片,还有儿子的结婚照和孙子孙女的照片。儿子没有完成学业,结识媳妇后弃学从商。虽然埋怨,也只得接受现实。老两口倾其所有支持儿子做生意,直到老伴前年去世,家里是一无所有了。

   放下相簿,回到现实。筠姨的脸又阴沉下来。“我到哪里去筹集一万欧元?一万欧元......”她慢慢站起来,到梳妆台坐下。

   梳妆台左边相框里是她和老伴的银婚照,那时的老两口,红光满面,精神焕发,活脱脱一对俊男靓女。前年是40周年红宝石婚,老伴舍不得花钱,10元买了一只玫瑰花送给她,她兴奋得抱着老伴亲吻了超过了一分钟,她感到好幸福。哪知道当年老伴竟弃她而去,去了天堂。

   镜中的筠姨,已失去了以往的风采。面容憔悴,头发已经灰白,眼里含着泪珠,鱼尾纹非常明显。她痛心地思念老伴,更思念远在他乡的儿孙。“我到哪里去筹集一万欧元?一万欧元......”她的心是那样的沉重。

   年底,儿子打电话回,要她最少寄一万欧元给他,他想扩大门面将生意做大一些。她告诉儿子没法弄到那些钱,“前些年几个姨妈舅舅为你做生意,都出钱支援了的,她们的生活也不宽裕。”想不到儿子当即就挂断了电话。她的心好痛好痛,一个多月再也没有接到儿子的的电话。她想,过春节了,儿子肯定会来电话的。这时,电话铃响了,她几步跑过去拿起话筒。

   “二妹,我是大姐。你一个人在家,不如到我这里,咱姐俩谈谈心。”

   “姐,我在等师承的电话。他一个多月没打电话回来。”说到这里,她再也忍不住,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   “过年哭什么。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 “你莫过来,我没有什么。”筠姨努力控制自己,还是啜泣着。在姐姐面前她倾诉压抑的心情。“师承年底打电话要我寄一万欧元他,我哪有那么多钱。到现在一个多月不打电话回来。为了他做生意,你们也没少帮他。”

   “都是你惯了的。想发展,他自己努力嘛,光指望家里。你一个月二千多元能满足得了他吗?你莫急,我们姊妹再凑一点,有多少寄多少。”

   “你们都不宽裕,哪能还要你们的钱。”筠姨连忙拒绝。

   “不说了,你辛苦一辈子,要好好活着。”大姐随即挂了电话。

   放下电话,她坐到梳妆台前,双手捧着她的银婚照,失声痛哭:“老头子,你不该丢下我一个人啊!”

   中央电视台已经在倒计时,市内鞭炮焰火接连不断。她久久地伏在梳妆台上,人昏昏然。没有电话,没有电话......

   门铃的响声使她清醒了过来。进来的是她的姐姐、妹妹和两个弟弟。

   大姐说:“这是我的私房钱,5000元。”

   三弟说:“这是我第二职业挣的,10000元,老婆不晓得。”

   四弟说:“这是我跟几个哥们做生意分的红,8000元。”

   五妹说:“我在家里当家,积攒了7000元。”

   望着自己的亲姐妹兄弟,筠姨失声痛哭:“我哪好意思再要你们的钱啊!”

   大姐说:“你拿着,自己的姐妹。跟师承说清楚,要发展,自己去奋斗。你有几多寄几多给他。你还要好好活着。”

 

   初一没有电话,初二没有电话,一直到十五元宵节,还是没有电话来。筠姨查了一下汇率,每百欧元买入价是人民币894.01元。她将姐弟妹给的加上老伴去世没用完的钱,共62580.7元人民币,买入7000欧元,汇给了师承。接到钱后,师承来了电话。

   “妈妈,我说最少一万欧元,你怎么只寄了七千呢?”

   含着眼泪,筠姨一字一字、沉重地说:“这是你姨妈舅舅资助,再加上你爸爸的安葬费,都在那里了。儿子,我还要生活。你大姨说得对,要发展就自己奋斗!”她挂断电话,一阵晕眩,软软地倒在床上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