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灵的窗口

说说你想说的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 明 祭  

2010-04-04 17:24:31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明节传承几千年,政府正式规定这一天为法定节日,顺民意,得民心,也是对民族风俗的珍重。清明时节万物复苏,欣欣向荣,喻示美好的将来。珍惜今天的美好,祈求明天的更好,不能忘记祖先、父辈的恩德。中华民族一代一代传承下来,以最虔诚的心去祭拜、扫墓,寄托我们的哀思,表达后人的孝心,升华我们的情操。告慰在天之灵,祈求福佑在世之人,决不可数典忘祖遭后人唾骂。清明节是神圣的,其重要性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节日。值此,在网上著文以表吾心。

祭祖  据说西周周昭王被赐封翁地,后人以地为姓,这就是翁姓的祖先。翁姓族群不大,名人不多,未见惊天动地之雄才,亦少闻遗臭万年之祸害。

我的近祖可能是从江西筷子街大迁移过来的。按辈份排,我们这一脉从“承”字辈开始,依次是:“承、先、喻、后,志、知、立、行,端、方、正、直”。我的祖父的祖父和他的子孙又定居于离黄陂县城十里的地方,县河在这里拐了个小弯,取名翁家小湾。祖父是志字辈,名志鼎,字德甫,号德丰。我是立字辈,我的孙子是端字辈。再过几十年,怎么排辈就不得而知了。

祖父是我们这一脉幺房的长孙,在家乡威望很高。他除了给儿孙以生命和生存的条件外,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是他高尚的品格:平凡,正直,无畏,无私。

祖父的平凡是他和其他普通中国人一样,勤勤恳垦、任劳任怨、艰苦朴素,平平淡淡地成为历史最基础的沉淀。

祖父遭遇人生三大不幸:早年丧父,过早地承担起照顾弟妹的责任。中年丧妻,失去了贤内助,子女的抚养和教育系于一身。晚年丧子,他寄于厚望的长子遭受日本人残害至死。沉重打击下的祖父吃斋信佛,并很有造诣,曾在千人法会上说法。湾子里不论什么纠纷,在他的调解下,没有不服的,正气给了他威信。

祖父百折不挠的性格决定了他无畏的精神。为了维护水源,得理不让人,他带领族人与号称胡家十八湾的大族对峙,上公堂打官司,最后是化干戈为玉帛,实现了双赢。面对日本人将自己的儿子抓起来,他鼓励儿子坚强:“我会把你救出来的。”最终,他卖了一部份自己的田,配合组织将儿子“保”了出来,虽然已是惨不忍睹。

祖父是无私的。只要乡亲们有所求,他都会帮忙。对自己的子女要求很严,强调自立自强,很早就要他另起炉灶单过。而对他最小的四弟却百般呵护,将自己继承的坚实的老屋让给了四弟,自己挨着大儿子搭了间土坯房,还帮助四弟开了个面条加工作坊,爱弟甚于子,这是他亲手带大的。

祖父的晚年是清苦的。孤身一人,后人忙的忙,小的小,根本无暇照顾他,他也不愿拖累后人,我那时还在读书。据说祖父走的时候很安祥,无疾而终。堂姑妈说,闭眼时她闻到了一阵阵檀香味,天空中还飘着隐隐约约的音乐声,是菩萨接他走了。

呜乎,哀哉!当我长大成人时,老人家已作古多年,我没有能够尽到丝毫的孝心,悲也!愧也!在天之灵请原谅您不孝孙子。您的音容笑貌我依然记忆犹新,您的道德品范我永远铭刻在心。我虽然没有能光宗耀祖,富贵门庭,但坦坦荡荡,堂堂正正。站着,我是一个真正的翁家人,不愧您的好儿孙!

希望如堂姑所说,您在天庭,布恩施福,永佑子孙!

祭父母  我出生时正值日寇进犯中原占领了武汉的1939年。家乡成了游击区,父亲暗地里参加了抗日救国工作。1944年底,不甘失败的日本人最后的疯狂,对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进行残酷的扫荡,父亲被抓。祖父卖了近一半的田地,配合组织将父亲“保”了出来。经严刑拷打和关押折磨,面目全非的父亲挺直腰干带着笑容回到家中,受到全湾子人的欢迎和慰问。由于伤势太重,1945年4月初,父亲不幸去世,那时我6岁,姐姐12岁,而5月18日才出生的我的遗腹子妹妹,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一眼!令人心痛的更有父亲没有留下一张照片。

父亲名知元,字少甫,是祖父的大儿子,算是长房长子,是祖父的骄傲。父亲是好样的,是附近有名的能人,而且乐于助人,在家乡也很有声望。这次他又经受住了考验,不是苟且偷生,没有出卖任何一个人,为家乡人树立了一个榜样。1960年我随姐姐回家乡探亲,所到之处,提起“架子大爹”(父亲身材瘦长)还有人记得,而且是赞不绝口。

母亲郑氏,闺名仙桂(户籍登记时误写作香桂),是横山有名的郑三裁缝的长女,听话守旧的她裹着一双小脚。操持家务、照顾家人,特别是家人的衣服、鞋子都是自己做,闲时还纺纱织布,种菜浇水,待人也很宽厚、热情,是人见人夸的好大婶。

父亲的去世是家庭深重的灾难,对母亲来说更是塌了天。祖父年老,我们三个孩子又小,自己一双小脚又怎么下水田操劳?我清楚地记得,深夜经常被母亲的哭声惊醒。每当此时,母亲就抱着我和妹妹放声痛哭,然后轻轻地抚慰我们睡下。千斤重担压在这个小脚女人身上。

坚强的母亲靠着一手好针线活,为人裁衣,缝补,做鞋,纺纱,织布,挣钱或换工。除了下水田,其他的农活她都干,还有约60平米的菜地要种。就是这样也难以养活一家四五口人,当青黄不接时,母亲只得回娘家“借”粮。

夜深人静,昏暗的油灯旁,母亲纺着纱,或织着布,或缝着衣,或绱着鞋。想到伤心处,眼衔着泪水。看看床上酣睡的孩子,又浮出浅浅的微笑,这是她的希望和寄托。

崎岖的小路上,小脚的母亲和年幼的我抬着粪肥,上下坡,过沟坎,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在地。不懂事的我跌坐在地,还无所谓地好奇地看着大蚂蚁搬蛆,母亲却在一旁暗暗流泪。

实在没办法时,母亲只有到娘家“借”粮。外婆家离我家有十里路远,一个小脚女人上午赶去,背着几十斤东西下午赶回,解开裹脚布,脚底满是血泡。

父亲去世的第二年,13岁的大女儿(我的姐姐)投奔在武昌一纱厂任高级职员的堂姑父,当了童工。省吃俭用,将有限的几个钱带回贴补家用。1947年至1949年,连续三年家乡遭遇水灾,最深的印象就是“饿”,母亲身上的压力该有多大!

1949年武汉解放,姐姐将全家接到武汉,一个人的收入要养活四个人,同样不容易。

母亲不愧是一个伟大的母亲。她活着不是为自己,她是为了儿女而活着。年青守寡不改嫁,一心盼儿快长大,再苦再累不吭声,为了儿孙为了家。

子欲养而亲不在。当我真正醒误过来时,母亲因积劳成疾离开了我们,成了我终生的悔恨。没有给母亲幸福和愉快,没有尽到儿子应尽的孝心,这是我的耻辱,是我的无能,是我无法挽回的愧疚,是我难以抚平的悲痛,我确实无颜面对在天之灵!我每天三柱香,向您表达我的忏悔,祈祷您的原凉和福佑。

爸爸,妈妈,你们是中华民族平凡而伟大的的典范,你们的高尚品德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是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。你们的修行在天堂定永列仙班,快乐逍遥。

祭恩姐恩兄  翁家长女胜于男。我的姐姐姣英大我6岁,父亲去世的第二年,13岁的她便到武汉投靠在第一纱厂任高级职员的堂姑父,进厂做了童工,摇纱。勤扒苦做,省吃俭用,贴补家里。武汉解放后,16岁的她更是将全家迁到武汉,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任。

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姐姐,由于出色的表现,入了党,提了干,并走上了基层领导岗位。先后担任几个工厂的科长、厂长、书记、工会主席等职务,工作勤勤恳恳,业绩可圈可点。她经受住了各个政治风暴,经受住了爱情婚姻挫折,承受着家庭的经济重担,承受着疾病的痛苦折磨。于国于家,她都有着巨大的贡献。她是一个伟大的女性,她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,永远值得我们学习,永远值得我们尊敬。

姐姐对我的爱是无私的,姐姐给我的恩是无尽的,我永远铭记在心。我虽然没有她希望的那样出人头地,但也曾风风火火,雁过留声,我们都是“志知立行、端方正直”的翁家人。

姐夫蔡玉堂是1943年参加革命的离休干部,也是一个出身贫寒、命运多舛的人。他忠于革命忠于党,做事认真负责,珍惜现有的生活,热爱自己的家庭。

可以告慰恩姐恩兄的是,子孙都很平安幸福,在天之灵可以放心,他们会永远记住你们的言传身教,稳步前行。

祭亡妻  妻捧着红宝石驾鹤西去,抛下我失伴孤雁单飞,留下了无尽的痛苦思念。她也不想去呀,是命运、是疾病夺去了她对幸福的忘返流连。2008年9月30日,是我们40周年结婚纪念日,红宝石婚。花仙子送来了鲜花,百合、玫瑰、康乃馨散发的清香使我们陶醉,你的甜蜜的微笑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。我鼓励你:努力,努力,再努力,50年金婚我们好好庆贺。遗憾啊,遗憾!她没有挨到那一天。

妻走进我的生活是因为她真心的爱我,我非常珍惜。我曾经爱过一个姑娘,文化大革命的冲击,我的身体因心理压力而受损,,耽心不能给这个姑娘幸福而放弃。我离开了我爱的姑娘,接受了爱我的姑娘。我接纳了妻,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爱她,给她幸福。我和妻相濡以沫四十年,亲过嘴,从没有红过脸。牵过手,从没有动过手。我的强势和她的迁就,我的细致和她的粗放,我的急躁和她的大度,性格上形成了互补。除了竞竞业业的工作,我们一心一意爱我们的家。经过那么多艰难困苦,也享受了那么多的幸福时光,第三代也健康成长,妻她却走了,永远离开了我们,怎不叫人痛心!愿你在天堂永远快乐!值此,填词《长相思》(《清明祭扫》)以作纪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朝思君,暮思君,

          适逢佳节倍思亲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携家扫石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祭清明,游清明,

          寒去日暖遍山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春光贵如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清明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